皇马赛程-皇马球员-皇马球衣
做最好的网站

别来江边抢潮海洋太阳鱼了,比非常多老东京人

作者: 党建研究  发布:2019-09-18

原标题:30年前绝版弄堂老照片 很多老上海人的“回忆杀”

原标题:北京人到底都去哪了?您绝对想不到......

原标题:大江东已劝退36699人…这个数字还在涨!别来江边抢潮头鱼了!

照片主角都是些寻常市民老百姓,背景大多是充满烟火气的上海弄堂,即便色彩,也是简单的黑与白。

现如今,您走在北京的街头

“七月七鬼王潮的时候,我们就很担心,又有本地人会来江边抢潮头鱼,还好那两天潮前潮后一小时的巡查,都没有发现有人违规下堤。接下来中秋、国庆小长假要来,马上又是八月十八年度大潮汛,我们也在担心到时又会有抢潮头鱼的人出现。”

这些可能比你年纪还大的老上海照片,均出自上海本土摄影师龚建华之手。旅居美国之前,龚建华在上海生活了44年,这座城市是他再熟悉不过的故乡。

可以听到南腔北调,可以吃到东辣西酸

图片 1

图片 2

可是想遇到一个真正的北京人可真难!

卜一峰是杭州大江东产业聚集区防潮办的工作人员,钱塘江潮水天天有,潮汛来的时候江鲜也会特别多。过去,江边滩涂上时有人赤膊来抢潮头鱼,一个不小心就会被浪头带进去,抢潮头鱼的行为非常危险。

▲换房(摄于1984年)

北京的高档小区,没什么北京人

抢潮头鱼、捕鳗苗,原本是钱塘江一带居民的传统习俗。

图片 3

工作单位,没什么北京人

扛着潮兜,站在滩上等着潮水的到来,随着潮水的呼啸而来,抢鱼人也开始随潮奔跑,看到有鱼,便跳进潮中,用潮兜一捞,再迅速地跳出潮头,扛着潮兜奔向岸边,但是也经常有抓不到鱼,而被潮水卷走的情况。

▲原南市区孔家弄,孩子们围观老人爆米花(摄于1990年)

各大景点,没什么北京人

图片 4

图片 5

各大餐厅,没什么北京人

前一刻还在兴冲冲捞鱼,下一刻已差点被淹没。

▲原南市区居民采购彩电(摄于1991年)

四九城里,没什么北京人

在萧山本地人的记忆中,抢潮头鱼的风险很高,对抢鱼者的水性和技巧都有很高要求。而今,本地人也越来越少继续这种危险的谋生手段。相反的是,现在越来越多的、不熟悉水性的外地人成了抢潮头鱼的主力,抢潮捕鱼行为的群体性和危险性已日渐凸显,几乎每年都会有人因为抢潮头鱼遇难的。

图片 6

......

近来来,市林水局和市防潮办积极指导配合大江东产业集聚区管委会,通过推进高标准海塘的建设,委托杭州市安保服务集团有限公司组建专职队伍实行巡防、一公里一人喊潮,开展常态化的整治和专业化管理。

▲原卢湾区弄堂磨刀匠(摄于1994年)

图片 7

抢潮捕鱼多发生在沿江滩涂地段,而这些地段又集中分布于四工段、二十工段,抢潮捕鱼发现的则多为企业务工人员,故区防潮办加强了此区块喊潮人员配比,加大巡查工作力度,同时对一公里一喊潮人员进行不定期轮岗制。截止今年7月份,大江东喊潮人员共计劝阻下堤捕鱼、游玩人员36699人,进行批评教育21次。

龚建华年幼时,住在陕西南路永嘉路。小学三年级,他第一次摸到父亲的苏联查尔基135照相机,从此恋上摄影。

这时我们不禁会问:

图片 8

因为倔强地认为“数码不如胶卷”,直到2008年,他才由胶卷改用数码拍摄,理由很简单:“胶卷没有了呀!”在此之前,他所有的照片都是自己手工洗出来的。为了操作方便,他甚至不戴手套。现在,他的十个手指除了左手大拇指以外,均布满白斑,那都是长期浸泡化学药水带来的伤害。

北京人到底都去哪了?

如今,抢潮捕鱼现象虽偶有出现,但总体趋于平稳状态。

从“好白相”到以此为业,他对摄影的理解也愈加透彻。在经历了那个喜欢去偏僻之地“猎奇”的阶段以后,如今的他更倾向于回归最熟悉的地方,记录那些充满烟火气的生活场景。

不过,杭州市防潮办相关负责人也坦言,除抢潮头鱼人员自身原因外,目前执法依据尚不明确,缺少对抢潮头鱼、捕捞鳗苗等行为的具体操作细则,我们只能做到“喊”,也就是对抢潮捕鱼人员以宣传、劝导为主,无法从根本上杜绝这类现象的产生。

图片 9

据调查显示:

进入台风季,降雨增多,钱塘江流域容易受到潮水、洪水两面夹击,钱塘江水文条件更加复杂。加上大潮汛重点期关键期,会有更多的人靠近江边,杭州市林水局和市防潮办再次提醒大家,潮水只可远观不可亵玩。

▲年轻时候的龚建华(摄于1995年)

北京市常住人口2172.9万人

图片 10

对于拍摄的对象,他始终保持着一种长情。上世纪七十年代末,龚建华开始有意识地关注上海弄堂。他走街串巷,捕捉人们在弄堂里的千姿百态。在龚建华眼里,这里的生活特别有“味”。

这个人口数字包括:

抢潮头鱼

每一张老照片,都有一个隐藏在城市角落的故事。

常住北京人口,常住北京外来人口!

(潘张兴口述、莫小米整理,2007年)

看《72家房客》回忆老弄堂市井生活

常住人口前三位的区域:

图片 11

1990年夏天的一个周末清晨,龚建华在北京路、贵州路口的弄堂里,拍摄了一幅名为《72家房客》的照片。狭窄过道中间至少摆着五台洗衣机,洗衣机旁,妇女们在忙着洗衣服,小女孩趴在凳子上做作业,两小孩在澡盆里戏水,门口妇女抱着小孩跟人聊天,还有抽烟打盹的老爷叔、淘米洗菜的老太太……放眼望去,小小弄堂,挤满了妇女、老人和小孩。

朝阳区、海淀区、丰台区

摄影:张祥荣

图片 12

占全市人口的46%

抢潮头鱼必须赤身裸体、一丝不挂,因为穿着衣裤,行动不方便。

▲作品《72家房客》(摄于1990年)

图片 13

当年一个年轻小伙子,24岁,年纪比他大的人都脱掉了衣裤,可他怕难为情而留条短裤,在跳进潮头抢鱼时由于行动不便被潮水攻倒。

照片里,每个人的动作都不一样,混搭在一起却意外地协调。无声又静止的照片,却像一帧帧有说有笑的电影,播放着上海小天地里的市井生活和家长里短。

常住外来人口前三位的区域:**

我叫潘张兴,家住萧山区南阳镇龙虎村西林组,现年57岁,在钱塘江上抢潮头鱼已经40多年,回想起来,真有点惊心动魄**。**

27年后,龚建华故地重游。弄堂还在,家家都已装修一新,再也没小孩会在弄堂里露天洗澡,门口抱着小孩的妇女,现已是80岁老太太了。

朝阳、海淀、昌平区

抢潮头鱼,顾名思义就是在潮头中抢鱼。怎么抢呢?就是在潮水快要到来时,脱光身上的衣服,即使冬天也一样,有时冻得筋骨咯咯响。抢潮头鱼必须赤身裸体、一丝不挂,因为穿着衣裤,行动不方便,身上紧绷绷跑不快,衣裤着水还会产生负荷阻碍行动。

图片 14

占全市人口的52.6%

脱光了,肩背长柄潮兜,(潮兜是抢潮头鱼的工具,兜是尼龙丝织成的网,潮兜柄是用2米多长的竹竿与兜装成,有的也叫渔兜或海兜。)奔跑在潮水前面,朝着潮水前进的方向奔波,但头要不停地盯着潮头里有没有鱼,没有鱼就一直跑,看到有鱼,就翻身一跃跳进潮中去抢鱼,这一刹那真是豁出命去的。潮头的一般都是小鱼小鳗,大一点的鱼、鳗都在潮头里面一两米处,因此,一般都要跳进潮头去抢,出来时也要跳出来,不能走,一走马上被潮水绊倒。如果没有扎实的基本功,想都不要想。

▲27年后,弄堂里的一位居民已经80岁了(摄于2017年)

图片 15

小时候,经常听长辈们讲抢潮头鱼时死人的事情。隔壁的高宜昌大伯讲:“1946年农历九月十七,我和其他3人相约吃好中饭出发,随身带上地瓜当点心,直往白虎山北沙滩上跑出去,跑到现在的四工段以东时,潮水已经来了,我们四个就都在潮头前跑开了。这天潮头上江鳗特别多,真是横窜直飙,纵跳如飞。当时,看到同去的一个比较外行的项月泉,两次纵身跳进潮头里抢鳗不成,而潮水已经没到脖子,他连连想跳出来已来不及了,连翻两个跟斗,被潮水吞没。一转眼,还有两人也被潮头冲击而无法逃生,就这样几秒钟时间,3个伙伴就没了。”

“老街上的新人”住进高档小区

朝阳区海淀区是常住人口最多

我还听本组的陈毛银讲起过:“在1960年农历九月初二这天,一起有10多个人,在现在河庄镇文伟村的位置上抢潮头鱼,一个年轻小伙子叫李大成,24岁,年纪比他大的人都脱掉了衣裤,可他怕难为情而留条短裤,他在跳进潮头抢鱼时由于行动不便被潮水攻倒,他马上氽潮,(所谓氽潮,就是万一被潮水卷入来不及逃生,索性坐在潮中顺其推进,把潮兜柄垫在屁股下面当舵,趁机冲出潮头。)氽到现在的三联村位置时,左边不远处的潮速大大超过了他所在位置的潮速,这样就被前面的碰头潮盖过来,卷出外面而丧生。”

上海还是那个上海,但又不再是属于那个狭窄弄堂的上海。上海的变化,体现在建筑的变化,更有人的变化。

外来常住人口最多的区域,

所以说到抢潮头鱼,那时我心里也感到有点怕兮兮的。我偷偷地在江边大堤上和潮水赛跑,我想我只要跑得过潮水就可以去抢潮头鱼了。

《老街上的新人》,是龚建华自己最满意的作品之一。1995年冬,他应邀给一对朋友拍摄婚礼。自忠路上的这个弄堂,就是新娘居住的地方。画面中,穿着西式婚纱的新娘手挽身穿西装的新郎,满脸幸福,面带春风。佝偻着身子的阿婆扶着弄堂里的桌子,站在一旁欣喜地注视着这对新人。

北京本地常住居民3人

这一次真的是跑得我透不过气来,足足十多分钟,我终于跑出危险境地时,人满口血腥气,口干舌苦得要命,一到岸边就“瘫痪”了。

图片 16

就有一人住在六环以外。

那时家境贫困,我父亲一直冒着危险在钱塘江上抲鱼。母亲经常劝父亲不要到钱塘江里去冒险,可父亲总是笑嘻嘻地说:“我们住在山坡上,又没有农田,不去抲鱼,我们全家7个人的生活怎么过下去呀!”父亲一出门,母亲就心神不安,要等父亲回来了才放心。有时等到天黑,我们兄弟姐妹哭着吵着要吃饭,母亲也不理我们,到父亲回来了再吃饭,饭菜已经冰冰凉。

▲作品《老街上的新人》(摄于1995年)

四环至六环间

我稍大些,总感到父亲太辛苦,就自然而然地跟着父亲出了门。我是12岁那年秋天开始跟父亲下江抲鱼的,我划小船,父亲在船上向江里撒网,真是大海捞针式的抲鱼。一般都是在潮水来临前在江中撒网,等到潮水快要来前停止,把小船抬到岸边,等到潮水一过,我们就乘潮而归。我们上到七堡,下到海宁长川坝,根据潮汛改变抲鱼地点,我的任务就是把船划好,经过三个月时间的磨炼,小划船在钱塘江上很听我的使唤,我可以在父亲撒网、收网时把它稳固得一动不动。

由于这位“抢镜”的阿婆以及凌乱狭窄的弄堂背景,龚建华认为这张照片算不上严格意义的“婚纱照”,但他觉得那个戏剧性的瞬间,有种“弄堂里飞出金凤凰”的味道。“大概是我对弄堂特别有心吧,连这种机会都不肯放过”。

65%的外来人口分布在此

1966年下半年,我动了去抢潮头鱼的念头,那时我还只有16岁。虽然心里怕兮兮,但看到人家常常是满载而归,很是眼红。像父亲那样在潮前撒网式的抲鱼,有时是一场欢喜一场空,收获太小了。

之后的2009年和2017年,龚建华两次再见这对夫妇,他们和女儿居住在上海一处高档小区内。而小区所在的地方,在他们结婚之前还是一片破旧不堪的棚户区。

总人口超北京总人口一半。

下了决心,我就偷偷地在江边大堤上和潮水赛跑,我想我只要跑得过潮水就可以去抢潮头鱼了,这样一次次地演练,脚底跑起了泡,痛得要命,有时脚趾头被踢破,我都满不在乎,终于有一天我的速度超过了潮水,心里高兴,脸孔上藏不住。母亲问我为啥介高兴,我说;“明天我要去抢潮头鱼了。”这一说可急坏了我母亲,她说你年纪还小不能去,我说我一定要去。母亲没办法,只得再三叮咛我:千万小心!不要跑得太远(离大堤近一点,危险性就小一点)。

图片 17

图片 18

第二天我就跟着伙伴上“前线”了。第一次去抢潮头鱼,记得很清楚,是在青龙山、白虎山北的沙滩上,那时还没围垦,钱塘江的水深处在北边,沙滩在南边,潮水没来之前,南边大片沙滩是露出水面的,是抢潮头鱼的好地方。有许多海宁长安方向的江北人,也都到这里来抢潮头鱼。

▲徐家汇路的老房子(摄于1987年)

原来!北京人都跑六环外了!

那是农历九月初,我们一起去的有六七个人,我年纪最小。潮水到来时,大家都蛮关心我的,要我跑得快。我一边跟着内行人跑,一边紧盯潮头里的鱼。第一次收获不小,我抢到了3条鲢鱼和几条鲫鱼,共有5公斤左右,心里美滋滋的,想想抢潮头鱼也没什么大不了,没有平时大家说得那么可怕,就一次两次地跟着大伙一起去了……

龚建华用这些跨越30年的照片,讲述了人们在物质生活上的巨大变化。

事实上,

到了第二年的一次抢潮头鱼,我险些闯下大祸。那次我们一起去也有4个人,在现在的四工段东边的位置上。这地方是一块中沙,南边靠青龙山、白虎山处,由于潮水变化而变成了低沙滩,地形是南低中高,这种地形很危险,很容易被潮水包围,但这次潮头鱼特别多,我同伴看到潮水从侧面卷来,喊我快跑不要抢了,此时,他们都已在逃了,可我还在抢。

图片 19

北京市的中心城区人口

等看到形势不妙,我才拼命地跑,这一次真的是跑得我透不过气来,当时心里自己催自己,快跑呀,快跑呀,足足十多分钟,我终于跑出危险境地时,人满口血腥气,口干舌苦得要命,连舌头也无法翻动,一到岸边就“瘫痪”了。

▲弄堂里走出来的一对新人,早已是幸福的三口之家(摄于2009年、2017年)

从上世纪80年代起就持续下降,

潮头鱼也不光是白天可抢,夜里也可抢,特别是暗星夜也要去抢,但暗星夜去抢要用火把,火把是用一米左右长的一根小竹竿,第一个竹节凿通,其他竹节不能通,在通的竹节中灌上煤油,在竹节口用卫生纸(粗毛纸)塞紧,这样一般能持续点亮半个小时。潮水快要到时,马上点亮火把,往潮头奔去,左手撑起火把,右手握着潮兜,眼睛在火把的照亮下直盯潮头。

从偷瞄到不屑一顾

越来越多的人向郊区迁移。

用火把抢潮头鱼主要在每年农历的九、十月份,此时是抢江鳗、抢湖蟹的关键时刻,可以讲是抢潮头鱼的黄金时期。因为一到西北风起,在钱塘江上游淡水中长大成熟的鳗、蟹身上“发痒”了,就都要往外逃,千方百计顺着江水往下游逃,一直逃到东海深水中去繁衍,这时,遇上潮水再把它们从杭州湾口向上游推,这就成了抢潮头鱼者的“美食”。我们同去的七八个人几乎是彻夜不眠,潮水未来前大家一起聊聊天,分析分析潮势,潮水快到时出击,这样抢一次潮头鱼,前后来回总要3到4个小时。

人们的思想观念在变

图片 20

在台风季节,上游冲刷下来的柴棍、杂物、垃圾特别多,即使鱼、鳗很多,也难以下手。抢潮头鱼时就要备上叫做“鱼鹰”的工具。“鱼鹰”是用40到50厘米长的一根木头,茅刀柄那样粗,在木头的一端钉上一根大的铁钉,看到夹杂在垃圾堆中的鱼、鳗时,就用这一工具去斩,一斩住马上把“鱼鹰”头朝上,迅速放入潮兜中。

上海的改变,不仅仅反映在城市的外貌,还有人们的思想。这种无形的改变也可以被镜头记录。

也难怪,如今咱这北京城内,

现在的人不是要玩刺激吗?这氽潮的感觉比乘快艇不知要刺激几百倍、几千倍。

“这是我拍的1988年上海第一届裸体油画艺术展。展出当天,观众蜂拥而至,都非常震惊。”在展厅的一角,一位年轻人,正认真地盯着一幅油画观看,他的目光伸向了油画的背面。

“老北京人少了,新北京人多了”

那次下着雪,潮水快到来之际,我们就都脱去了衣裤,牙齿冻得咯咯响,大腿上如针刺般疼痛。但抢到了珍贵的鲻鱼,吃多大苦也就满不在乎了。

图片 21

“胡同少了,高楼大厦多了”

自萧山第一期大围垦(新围3.6万亩)开始后,钱塘江南岸的沙滩被一期一期地拦海造田,我们抢潮头鱼的位置也从江南转移到了江北,江南搞了围垦海涂,江北就涨起了大片沙滩。下沙乔司外侧就成了抢潮头鱼的好地方。

▲年轻人目光伸向了裸体油画的背面(摄于1988年)

“听戏的少了,看电影的多了”

地理位置起了变化,我们抢潮头鱼的方法也变了,从原来各管各抢变成4人一组合伙抢。到乔司外侧去必须要过江,过江需要船。这小船还真叫小,一般是长7.5米,宽0.85米,远看像一把梭,两头尖、中间大。这样一只小船一般最多能载400公斤。

80年代的上海,处于改革开放的前沿。上海虽然历经繁华,公开的裸体艺术展还是吸引了大量男性。“在那个年代,人们的思想观念还是比较保守。”龚建华回忆说。

“提笼架鸟的少了,出门遛狗的多了”

4人一伙,有1人拖船,拖船的人始终跟在3个抢潮头鱼的人周围,要眼明手快,紧紧盯着在抢的3个人,一看到哪个人抢到了鱼,船就马上往这个人旁边拖过去,一看到哪个人跑不动了,就急速调过方向去救他。所以这个人相对讲要人高马大、力气好。

图片 22

“讲规矩少了,不讲规矩的多了”

记得在1978年农历九月初三,那次潮水真凶啊,说是“雷霆万钧”一点不夸张,涌高总有1.5米以上。我们在海宁与余杭交界处的外侧抢潮头鱼,这是一块中沙,这次一起抢潮头鱼的有30多人,小船也有六七只,人员大多来自益农马鞍山、头蓬小泗埠、五七农场等地。

▲上海第一届裸体油画艺术展吸引了大量男性参观(摄于1988年)

我们怀念老北京人

潮水快到时,我就先跑上去了,有几个好手也紧紧跟上来,这时一般水平的都在老手的下方。上方我们叫做青龙头,在左前方,这个位置鱼比较多,而且都是大鱼。当然也最危险。

他指着另外一幅作品,也展示了当时民众公开接触此类场景的反应。1987年,上海服装展上,一位中年男人回过头斜着眼睛偷瞄尚未穿好展示服装的裸体塑料模特。“他的眼神也很有意思。”

是怀念老北京人的那股子劲儿,

那天,我在潮水前头奔跑时,突然看到潮头里面有一条大鱼在发威。想等它蹿出来再动手,可它就是时而向上蹿,时而朝里飙,死活不肯向潮头处来。我大约盯了五六分钟时间,一个距离我5米左右的马鞍山人也看到了这条大鱼,他飞速过来抢,着急之下,我一跃身跳进奔腾的潮头中,这时马鞍山人距离我只有1米光景,那鱼还一直在逆水发威,我全力用潮兜急速连套头两次,终于被我抢到了。为什么要套头呢?因为鱼在逆水发威,你不用套头的方法就抢不到它,反而一触碰到它,它就愈加逆水往里面冲。

本文由皇马发布于党建研究,转载请注明出处:别来江边抢潮海洋太阳鱼了,比非常多老东京人

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