皇马赛程-皇马球员-皇马球衣
做最好的网站

二战德国一女看守,两次大战装备情况

作者: 集团新闻  发布:2019-09-09

原标题:法75野战炮:两次大战装备情况(中)

原标题:二战德国一女看守,不到20岁,杀人无数,成为最美女魔头

原标题:了不起的威廉·吉布森

不过,正所谓盛极而衰,凡 尔登战役也是“75小姐”逐渐失宠 的一个转折点——尽管挂着万能火 炮的名头,但作为一支“巨型步 枪”,伴随着步兵进攻的节奏,向 敌人不断喷射大量榴霰弹弹丸才是 这门炮的本份。可惜的是,在马恩 河会战后,英、法联军的反攻也在 德军在埃纳河仓促构筑的堑壕防线 前趋于停止。此后,双方都力图通过“奔向大海”迂回包围对手,结 果是双方都开始大挖堑壕阻击对 手。福尔金汉在9月份接替小毛奇 出任德军总参谋长。此人上任伊始 就命令把堑壕一直挖到北海边,防 备英军在弗兰德地区实施迂回。盟 军则朝着另一个方向,把堑壕挖到 了瑞土边界。比利时人把守北海段 防线,法国防守索姆河至瑞士边 界,中段由英军担纲主力。由此, 横贯西线战场的巨型堑壕体系成 了困扰交战各方4年的噩梦。由于 战局被纵横交错的堑壕、机枪和 铁丝网“僵住”,炮兵很难再有机 会推着火炮跟随步兵的刺刀冲锋陷 阵,“75小姐”能够发挥的作用也 就很有限了。事实上,在残酷现实 面前,交战各方在最短的时间内学 会了自中世纪以来的所有堑壕战经 验,这使得中小口径火炮的战场价 值直线下降。

图片 1

作为20世纪初最流行的核桃木球杆品牌,威廉·吉布森在现代的核桃木杆世界杯比赛上仍是各国选手的主流选择。

图片 2

二战欧洲战场上,波兰算是被德国侵略最彻底的国家之一,每一个纳粹分子几乎都变成了吃人魔头,连女人都不例外,德国女人转身变成了杀人机器。

本文介绍的一套6支1920年代出产的威廉·吉布森铁杆(下图),包括:一支刀背推杆(核桃木杆身长75厘米);Niblic挖起杆(杆身长79厘米);Mashie Niblic 9号铁杆(杆身长80厘米);Long Face Mashie 7号铁杆(杆身长83厘米);Mid Iron 5号铁(杆身长87厘米);Driving Iron 4号铁(杆身长84厘米)。每支铁杆杆头上都能看到“Warranted Hand Forged ”和“Made in Scotland”的字样,由此可见,苏格兰手工锻造杆头是18世纪和19世纪初球杆制造的主流工艺。醒目的五角星标志则是吉布森公司使用时间最长的商标,它延续了将近半个世纪。

随着德国人堑壕体系的不断 完善,“75小姐”只能勉强骚扰壕 沟中德军的好梦,在大多数情况 下,法军发动的强攻只能占领少量 前沿堑壕,而且精疲力尽的进攻者 很快就会被对手强大的预备队赶回 原地,一场毫无意义的屠杀就这样 暂告一段落。而在炮兵对炮兵的炮 战中,“75小姐”更是境况悲惨。 与榴弹炮不同,“75小姐”采用产 生高初速的定装药也许能较好地达 到给定的射程,但是在实际应用时 弹道曲线的形状,特别是在近距离 上可能会过于平伸。换句话说,法 国的“75小姐”本质上是一种直射 的中口径加农炮,所以德军大口径 榴弹炮可以凭借较高的仰角,隐藏 在崚线后方依托地形掩护来射击。 德军榴弹炮发射的炮弹不再是喷洒 出钢珠与破片的榴霰弹,而是整颗 塞满炸药的薄壁榴弹,5毫米厚的 钢制炮盾抵御的再也不是弹片,而 是足以使炮兵七孔流血的剧烈“冲 击爆风”。事实上,只要德国人的 150毫米榴弹炮射击80~100发,就 可以完全歼灭一个法军“法75” 连,这种灾难已经不止一次发生。 这就意味着“75小姐”之所以仍能 在凡尔登战役中“挑起大梁”,实 际上不过是法军一时半会还无法获 得足够多的“重炮”而已,“失 宠”只是时间问题。

图片 3

图片 4

其实早在1914年10月马恩河 会战尚未完全结束时,法国战争部 部长就第一次公开地承认他们需要 一种更具威力的武器来取代“法 75”。而“75小姐”之所以会在 “凡尔登战役”中被过分吹棒,其 原因不过是由于法国人在凡尔登的 土地上几乎流血至死,但是法兰西 民族精神却因此到达了一个全新的 境界——虽然他们付出了极大的代 价,虽然最后解救法国人的是英国 远征军在索姆河发动攻势,但是法 国上上下下还是认为他们是这场消 耗战最后的胜利者,表现活跃的 “75小姐”也因此受益。不过,在 随后越发令人乏味的堑壕战中, “法75”的射程和威力都偏小,地 位逐步被射程更远、威力更大的 90、120乃至155毫米重炮所取代。 当然,失宠后的“75小姐”仍在战 场上保有自己的一席之地。凭借轻 巧灵活的战场机动性和超高射速, 作为“游动炮”在步兵进攻前以榴 霰弹破坏敌人的铁丝网;或是成为 一个浑身充满戾气的“怨妇”,用 芥子气、光气弹拨洒着“不人道” 的毁灭;要不就是被装在“拖拉机 底盘”上,成为“圣·沙蒙”这类 战场怪物的一部分,在引擎的轰鸣 和履带的隆隆作响声中,向敌人猛 烈开火;甚至还被架在特制的炮架 上,以一种不可思议的姿态,将榴 霰弹射向空中……总之,第一次世 界大战中的“法75”,是以一种毁 誉掺半的姿态打满全场的,“前半 场志得意满,后半场风光不在,但 仍然保持了足够的活跃”。

世界上无论哪个国家,都是男人比女人残忍;只有德国相反,那里的女人比男人还要凶残。

1868年,威廉·吉布森出生于苏格兰柯卡尔迪,他是由铁匠转行做铁杆,在那之前,他在著名的球杆制造商詹姆斯·安德森铁匠铺做学徒。1887年,他和斯特林合作,并以“斯特林 & 吉布森”之名在爱丁堡开始他们的制杆事业。1899年斯特林去世,公司更名为威廉·吉布森。吉布森在1902年10月的公开拍卖会上,买下了鲍巴茨的一块土地,工厂于1903年迁址,以便扩大生产。

图片 5

图片 6

到1905年吉布森已能从简单的制造铁杆杆头,发展成多元化球杆制作。吉布森的事业并非一帆风顺,让他“名声大噪”是那支著名的休·洛根式“鬼铁”球杆——带有杆头后置和鹅颈插鞘的铁杆——这支载入史册的球杆为他带来了巨大的麻烦。

本文由皇马发布于集团新闻,转载请注明出处:二战德国一女看守,两次大战装备情况

关键词:

上一篇:讲座预告,因何碰上美军就成怂狗了
下一篇:没有了